在世时的模样。这种做法对你母亲和她的姐姐恐怕是受不了的。” 他,消除他的疲劳。 她忙不迭将整杯咖啡灌入肚,正待开口要第二杯时!埃莉诺·巴特 斯佳丽怒火中烧。“我希望克林奇现在就在屋外,”她咒道,“等 斯佳丽感激地收受巴特勒老太太对她的圆滑评估。不过她精明过 “你该感谢上帝保佑你没吐在我妹妹身上,克林奇·道金斯,”瑞 “谢谢你来叫醒我。你怎么知道我在做恶梦?” 探望的那些表亲都是蠢得无可救药,待在那儿简直是如坐针毡。她绝对 意他们。到明年二月就满十年了。十年里你几乎样样都习惯了。” 莲姨妈是这副瘦得像竹竿、满脸皱纹的鬼模样?尤拉莉姨妈几时变得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