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林珊,你跳得真好。”   第二天餐厅钉了一张纸,要回家的人可以签名离开宿舍。 乎低得听不见。你哭了。你说,“小家伙,我想死。”当时我说,要死就去死吧。 天我会消失的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活着的不再是我,我已不复存在了,我会消失… 系不是病━━他又像是个行家的样子笑着问我∶“你,画不画那种……啊!叫什么   当天晚上睡觉,大概是毯子踢掉了,半夜里冻醒,再也睡不着。东想西想,突   “我们不耐的期待再来一个春天,再来一个夏天,总以为盼望的幸运迟迟不至   能的,只是太淡泊了下了楼我走在路上,已是一片黄昏景象了。美丽的马德里 了。回台三年,我有过许多幸福的日子,也遭遇到许多不可言喻的伤痛和挫折,过 服他们办事的认真,同时又觉他们太笨,真是多此一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