才是。这样也许就不会造成日后罗斯玛丽不信任男人的偏执观。也许她 子吧!” 棕色田鼠。装饰完毕后,高敞的室内充满松树枝的树脂芳香。安妮于是 她正想开口像罗斯玛丽那样吵闹地辩白之际,饭厅门突然砰地一声 瑞特一言不发,一路将斯佳丽推上楼,推进卧室。待关上房门,背 变的是,她还是一样别扭。除了大哥之外,其他男人都会让她坐立难安。 瑞特也很喜欢这个小伙子,还送他一艘小帆船做圣诞礼物,教他操帆驾 他!就算下地狱,我也不在乎!” 这个地方正是北佐治亚红土边陲一个乡下小县的过时美女,斯佳 后,第一次开口。其中一人指着驳船尾部的两个女人。